白岚羽

就是个瞎写文的(暂时关闭同人,以后想写再说,最近在手写稿子,勿扰)

文宣

《你是我的全世界》——桑榆非晚

雷安

校园情书pa


求个太太画拟人qwqqqq
画完我来写文(啥??????)

荒芜神殿

你曾经问过我


【愿意陪我一生吗?】


神殿一直有着成百上千的信徒,你是最特别的一个我的夫人。


从来没有人会问神这样的问题


【当然不行】我答到


我以为你会失落离去,谴责我这个不实现你的愿望的神。可是,你笑了,你说【那我陪你一生吧】


那时候知道我怎么想的吗?【可悲的人类啊,我有这永生,你又有什么呢?】


【我有着对您的爱啊】


我只是靠在我的神位前,俯视着你,为你的大话笑着。


可,你真的守了我一生。


我看着你老死在我身前,带着笑容。


【人类,为什么你笑着呢?明明是死亡啊】


你的灵魂浅浅的,似乎轻轻地一碰就会碎裂。


你亲吻了我的面颊【神明大人啊,我总算看见你了……】


那是来自灵魂的声音啊。


它让我沦落了。


我抛弃了神位,去寻找你的转世。


第二世,你是神殿的巫女,因为神力丧失死在了火里。我在火里拾起你的碎骨,赶去下一世。


第三世,你是樱花树下的一位小妖,一辈子都在赶往神殿,然后,在神殿的那株九重樱下,你睡着了,依旧是笑着。我拿着你的发饰去了第四世。


第四世,你是我的妻子,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住在快要荒芜的神殿旁。地震来了,你为了给我求护身符埋在了神殿里。你即使睡着了还是紧握着它,我掰开你的手,握着护身符慢慢的走到下一世。


生生世世。


神殿已经成了废墟,一片荒芜。


而我坐在长满青苔的神座上,用你的遗物拼凑着。于是一只小小的鸟儿诞生了,我用樱花作它的心脏,用我的对你的执念做它的生命力。


那是只带来光明的鸟儿。


它飞向远方,为我带回了千日草。


我的夫人,


那是我的心啊。


送给你吧,我的信徒。我最后的信徒。


毒液太可爱了怎么办

国恨家仇,不羁你我【致杀破狼】

【我希望有一天,国家昌明,百姓人人有事可做;四海安定,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我想象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希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

——————————

《杀破狼》大结局了。

从早上十二点一直等到现在,我还是没缓过来,那个怀有家国情仇的人已经携着新的相守远去,那一去,便是一辈子。

【附一掌替我送抵江北,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顾大帅的温柔,长庚的坚定不移。

在看书的时候我没有多大感慨,毕竟是攒到完结我才慢慢看完,从来没有哪一部作品让我如此痴迷。

我可能是最迟接触广播剧的,因为穷(QwQ),还有学业,快高三了。我是在三个月前才开始听,那时候杰大的微博早就被杀破狼女孩占据了。

中秋番外是我觉得很甜的一篇番外。

顾大帅的温柔再次一览无余。

雁回镇,胡格尔,乌尔骨……一切恍如昨日。

这书的齿轮停下了,广播剧也告终。可是,我还是能看见那个重来不喊苦,浴血沙场的柔情将军和执掌天下,却贴心至极的殿下在我前方慢慢的走着,黄昏的余光如同碎金,撒了他们一身。

结局即是开始。

这不过是告一段落。

家国情仇,长庚盼的四海升平,何尝不是百姓所期盼的。这也许是我喜极了他们的原因。

文科生多愁善感,“娇滴滴的”,我倒是嗤之以鼻,谁又能明白根植于心的那份热血沸腾,这有何尝不是我的家国情仇。若有来世,我当如顾大帅一般,为他们戍守边关。

放荡不羁的二世祖,也能独当一面。


————
“将所有星星藏到裙子里,诶呀!落出来了呢”
——
“东方有句古话:满招损,谦受益。这颗球也是这样的原因吗?里面会是什么呢?”
——————
p1上色为彩铅
p2是线稿,我还在……找合适的彩墨上色……

魏无羡生日快乐

——
妈耶……我画的是什么东西……
毁了一代美男qwqqq
这是贺图……(没脸看)

假装我更新了吧
——————
明天再忘羡《晚宴》继续QwQ
今天忙着动漫研习社的事一直没更,抱歉

晚宴

桑榆滚学校去了,下周见。
————————————

受不住某人的低压氛围,进了会场几分钟魏无羡就趁蓝忘机和别人交谈的空隙溜开了。

会场人很多,大多是娱乐圈的大牌还有身为投资方的一些公司上层,以及几位特邀嘉宾。

人多,女人也多,洒了香水的女人就更多了。

温宁一边找着魏无羡一边被呛得打喷嚏。

魏无羡倒是神色自然地在里面穿梭,然后向两根罗马柱旁的休息区走去。

“师姐~”

江澄刚给因为太累加上不想应酬的坐在沙发上休息的江厌离端了杯白开水,一抬头就看见魏无羡那闲庭信步的模样。

“阿羡——”江厌离也看见了。

魏无羡立马笑着小跑过来,蹲在江厌离身前,讨好地又喊了声“师姐”。

江厌离出道的早,虽然名气不是很大,但她温柔可亲的性格给她带来了长久不衰的人气,前几日又与金氏的公子金子轩结了婚,更被称为  国民贤妻  

江家与魏家又是世交,魏无羡的双亲出意外后就一直和江厌离他们住在一起,自小就和江家姐弟长大,这声“师姐”也彰显了江厌离的身份和与魏无羡的亲近之情。
江澄比魏无羡小,辈分相当于师弟,但是两个人也没什么顾忌的,没大没小地喊对方名字。和和气气的。

江家姐弟也是今晚的主角之一,在电影里也饰演一对姐弟。

“阿羡今天结束了来师姐家吧,我炖了排骨汤”江厌离笑着道。

江澄瞬间不乐意,像个孩子一般嘟囔:“姐,说好的给我一个人炖的!魏无羡你不准来!”
魏无羡笑得一脸欠揍:“反正你也喝不完,还不如分我一碗。”
“你!喝不完我也不给!”两个人又开始斗嘴架。

早就习惯了他们的相处方式的江厌离在一边看着他们折腾,温柔的浅浅笑着。

“魏婴。”
还在和江澄争论的魏无羡僵硬了一瞬间,不敢回头。

蓝忘机早就发现魏无羡不见了,一转头就远远看见了江家姐弟,循着过来果然看见魏无羡在和江澄形象全无地争执。
原因只是为了份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慢慢的向江澄身后挪去。

蓝忘机瞬间黑了脸。

一开始江澄见魏无羡这样还想护着,但当他看见蓝忘机,迅速地和自家姐交换了下眼神,将魏无羡推了出去。

魏无羡:!你们两个是假的吧!?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魏无羡目瞪口呆。

这时台上正好请江厌离上去作代表发言,江澄挥挥手,带着江厌离上了台。留蓝忘机和魏无羡在原地相对无言。

气氛有些尴尬。

魏无羡又头疼了。

“要是不喜欢,你可以直接和我说。”过了许久,蓝忘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魏无羡愣住了,他惊讶地抬头望着蓝忘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了。那双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眼睛里,满满的是挣扎与失落。

他明明不是这样的……

我真的……喜欢你啊……还是……一直以来是我的错觉?

假的文画双修xxx
桑榆人设
——————
不会画画qwqqq,但还是控制不住手……
努力练水彩
ps:柠檬黄我干的,柠檬黄加天蓝是我同桌干的QwQ